大马60百年老墓守护历史 佐证新山华人拓荒经历

大马60百年老墓守护历史 佐证新山华人拓荒经历

大马60百年老墓守护历史佐证新山华人拓荒经历 51个老墓于1964年在甘家成等村民的协助下,集中在班兰义山的总坟。(图:星洲日报)

  中新网8月11日电 据马来西亚《星洲日报》报道,马来西亚在通往陈厝港的繁忙公路上,60个以清朝为主的百年老墓默默躺在班兰华人义山与陈厝港印裔坟群之中,它们的刻痕虽被岁月侵蚀,落得鲜苔覆盖,然而却为文史工作者留下追踪新山华人史料的雪泥鸿爪,佐证历史弥足珍贵。

  它们其中有51个墓碑从原地移至班兰华人义山,有9个散落在大街另一头的陈�蟾塾∫岱爻⊥庋兀�以清朝为主,也有部份立于民国。

  其中包括17个墓碑碑主是海南人,14个为潮籍人士,福建人、广东人和客家人各2个,有者已严重腐蚀,无可追考。

  萧开福为墓碑拓碑做研究

  文史研究好爱者萧开福向星洲日报述说他利用四五个月时间,断断续续为此地墓碑拓碑做研究的心得和感受。这些墓有50个超过百年,另10个也接近百年。

  他也展示文史爱好者张礼明提供的3份尘封档案,这3份档案都是档案局有关陈�蟾鄣睦�史启点,弥足珍贵。

  第一份,1916年陈厝港华社代表吁请政府拨地供设立义山的位置;第二份,1916年陈厝港华社代表吁请政府拨地供设立义山(盖章);第三份,1916年陈厝港华社代表吁请政府拨地供设立义山的申请信件。

  所在地要建电缆厂50余荒冢迁班兰义山

  萧开福带着媒体到距离陈厝港约3公里处的班兰义山,就在临近大路旁处已见有一个显眼的总坟,上面书写着:“甲辰年(1964)正月二十八日重修,陈厝港男女百姓总坟,甘家成立”。

  主坟的后面有着近50个,排列成5排的墓碑,其中好几个墓碑写着“清”、”水月”;萧开福说,“清”字去“主”,由此可证墓主或是天地会、义兴的成员,其中也有一些写着“民”字的碑墓。

  这可以佐证文史工作者吴华在《陈�蟾鄯街尽分�《历史回顾》篇中所提及的:义兴公司党徒离开新加坡到柔佛重新创业,他们之中潮籍人士最多,海南人也不少。

  灵山宫附近的大型电缆工厂就是这50余个荒冢的原本所在地;60年代,因为这个地段当时要建电缆厂,使得诸坟必须迁移。经当地已故居民甘家成等村民的安置下,诸坟才汇集在班兰华人义山,得以落脚。

  义山没获官方认可

  萧开福相信,这个位于陈厝港灵山宫后山地带,在未发展工厂、房屋前,是个高度适中,并面向地不佬河的义山地段,或是乱葬岗。

  “此义山虽没获得官方认可,但却是早年陈厝港居民埋葬亲人的地点,由于未规划,墓群都是零散式面河而立。”

  总坟立碑人甘家成的儿子甘垂安(63岁)在受访时,透露他小时候有印象春秋两季会有人到坟前拜祭,可是后来拜祭的后人彷佛渐渐少了。

  50余古冢具历史价值 佐证海南人参与拓荒

  有历史价值的便是在总坟后方的50余个古冢,多数显示立于清朝或民国;其中一个是海南人翁溪之墓,上面志铭:“溪翁公墓海南丁巳年”。

  萧开福说,丁巳年不是1857年就是1913,佐证海南人参与了开垦拓荒的历史。

  另有一个潮籍人士林氏陈孝惠之墓:“考孝惠陈公,妣勤俭林氏墓潮州同治三年二月(1864年)清”。

  还有:“妣桂枝黄氏黄桂枝同治三年(1864年)清”、“考亚日张公墓张亚日同治十二年口月二十二日立(1873年)清”等等。

  他说,诸如上述的百年墓碑,能呼应陈厝港历史记录,即早期陈厝港的发展与潮籍人为首,但也有不少海南人到此地落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