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华裔一战英雄战后饱受歧视 开出租车为生

加拿大华裔一战英雄战后饱受歧视 开出租车为生

加拿大华裔一战英雄战后饱受歧视开出租车为生 雷伟天(左)雷伟宏兄弟与其他400名华裔青年,在一战期间在战场为加拿大出生入死,返国后还要面对种种歧视。(加拿大《世界日报》)

  中新网8月11日电 据加拿大《星岛日报》报道,华裔移民在加拿大奋斗超过120年,其间历经人头税(Head Tax)与排华法案等歧视,但先民在两次世界大战中为国家牺牲奉献,终于为华人赢得平等地位。一战期间,许多有心报国的华裔青年,连自愿参战都遭拒绝。他们在战场上与敌人作殊死战,返回加国后还要面对歧视。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为协助宗主国英国在欧陆的战事,加拿大开始征兵,但将华裔等少数族裔排除在外,连自愿参战都遭拒绝。当年住在甘露市(Kamloops)的华裔雷伟天(音译,Wee Tan Louie)与雷伟宏(Wee Hong Louie)兄弟就是鲜明例子。

  加拿大华裔军事博物馆馆长李悦后认为,当时加国政府是不想让华人取得公民权,才在征兵时排除华裔,因为一般的认知是,外国人为某个国家作战,即可取得该国公民权。

  他说雷氏兄弟并非外国人,他们在加拿大出生,但同样被排除在外,因为政府不想将公民权给予华人。

  雷伟天听力受损 开出租车为生

  1917年28岁的雷伟天一心报国,自愿参战,却因华人身分遭甘露市征兵站拒绝,于是他买了一匹马,在冬季后花了三个月时间横越落基山脉前往亚省卡加利的征兵站报告,终于在1918年2月如愿入伍。

  1919年3月他在战场上受伤返国,并光荣退伍,炮火也造成他终身听力受损。退伍后他返回甘露市,不久前往美国洛杉矶、波特兰与西雅图等地,以开出租车为生。

  1931年他返回温哥华度假时遇见后来的华裔妻子雷丽莲(音译,Lilian Louie),婚后返回卑诗省定居,40多年前过世。

  目前高龄103岁的雷丽莲仍住在他们当年在温东乃磨街(Nanaimo Street)购买的房子。

  她接受温哥华太阳报(Vancouver Sun)访问时表示,她的先生是个很好、很善良的人,对孩子也很好。但他从未向她或孩子提起一战期间在欧洲战场的经历,唯一知道的是他受伤,政府送他返国。

  雷伟宏申照被拒寄还军服抗议获批

  至于弟弟雷伟宏,1917年23岁时也以志愿军身份入伍,被派往英国,担任步枪兵、无线电通讯兵及驾驶。战后退伍进入美国芝加哥大学,取得电子工程学位,返回加拿大后在安河Orillia市购买一家售卖收音机的商店。

  但他向市府申请营业执照时,却因华裔身份遭拒,他愤而将战时所获勋章与军服寄还给当时的总理金恩(MacKenzie King),并附上一封信,强调自己在战场上为国作战,现在却连营业执照都拿不到,因此将勋章与军服退回以示抗议。

  不久总理将他的勋章与军服送还给雷伟宏,他也顺利取得营业执照,并一直经营到1976年退休为止。

  政府数据显示,一战期间像雷氏兄弟一样的华裔志愿军约有400人。他们在战场上为国家出生入死,但返国后还要面对种种歧视。

  不想给公民权 不准华裔参战

  卑诗大学历史系教授余全毅表示,一战期间不让华裔等少数族裔参战是加国政府的政策,因为政府不想给予他们完整的公民权及投票权。

  尽管当时华裔家庭都反对这些年轻人参战,并认为不值得为此牺牲生命,但他们仍然义无反顾,除了报国的动机外,他认为这些从小在加拿大长大的华裔青年,见到同侪都入伍,在荣誉心驱使下,自然有“大丈夫亦如是”的胸怀。

  不能入伍可能会被朋友视为没有男子气概或对国家不够忠诚,这对那些年轻人而言可能无法咽下这口气。 (阮耀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