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让专利沦为另一种“雅贿”

勿让专利沦为另一种“雅贿”

  7月20日,中纪委公布,天津市公安局长武长顺正接受调查。消息称,武或涉嫌利用专利在天津交通领域牟取不正当利益。据报道,武长顺申请了35项专利,多与交通领域相关,其名下信号灯遍天津。掌握其专利的公司多有公安背景,经营范围也与其管理领域多有重合。(《新京报》8月11日)

  郭德纲有个相声段子说“不想当将军的裁缝不是好厨子”,借以调侃那些吃着碗里、想着锅里的人。这个段子乍听觉得无厘头,可看了天津市原公安局局长武长顺的经历,人们也难免像郭德纲那样无厘头一把,问一句:难道“不想当发明家的公安局长不是好学者”?

  武长顺接受调查之后,媒体惊讶地发现,这位天津市原公安局局长居然手握35项发明专利,是响当当的“发明家”。可这位刚刚落马的武局,16岁参加工作,长期奋斗在公安战线,试问他何来时间精力与学识,去创造35项发明专利?如此高频率的发明创造,简直比那些从事专业研究的科学家还要牛掰,可从他的业余时间来看,这几乎是不可完成的任务。

  其实,跟武长顺一样热衷于发明创造的公安局长不止他一位。曾任重庆市公安局长的王立军,更拥有多达150项发明专利。值得注意的是,王立军的专利大部分是警察装备,被大量用于重庆公安系统,仅“红色雨衣”的专利推广费就获利惊人。这与武长顺将其“发明”专利应用于其管辖的交通领域如出一辙。作为公安系统的领导,学习专业知识当然是职责所在,但如果过于“学以致用”,甚至向整个公安系统推广自己的“发明”,就不排除他利用权力变现的可能。

  在武长顺手握35项发明专利背后,还有一个细节不容忽视,那就是,这35项专利只有4项为武长顺单独发明,其他31项均为武长顺与多人共同发明。而且公开资料显示,与武长顺一起发明专利的人员,几乎均为公安局科技管理处、交管局设施处等领域技术人员或领导。

  当一个国家的专利,如此多地掌握在公职人员、管事领导的手中时,这正常吗?从某种意义上讲,领导手中拥有的专利其实也是利益,现实中只需走三步就可以变现:第一步,企业在申请专利时给领导们署名;第二步,领导利用手中的权力指定政府采购时,只采购其专利产品;第三步,企业以专利回报的形式为领导送上“利润”,如此轻而易举地完成了权力―专利―利益的变现。

  眼见如此多的领导染指专利申请,我们除了对科学工作者感到悲哀之外,也有理由怀疑:专利,是不是会继赠送古玩、玉器、字画之后,成为另一种“雅贿”呢?这绝对值得追问与调查。

  现实中,某些领导明明科研能力平平,可一旦沾染上权力,他们立即就成为了“出色”的桥梁建筑学家、发明家、设计师。成名固然满足了部分人的虚荣心,但更重要的是利用这些名头谋取利益。在对腐败零容忍的当下,务必也要对个别官员贪腐方式的变幻莫测保持高度警惕,勿让专利沦为另一种形式的“雅贿”。(陈媛媛)